办事指南

NAPOLES被一些律师联系在一起

点击量:   时间:2018-12-28 04:18:00

<p>如果相信她的宣誓信息,可疑的猪肉桶骗局主谋珍妮特林纳普勒斯被一些立法者和他们的代理人欺骗,他们为从未给她的项目提供现金预付款</p><p>在提交给司法部门并最终提交给参议院的宣誓书中,拿破仑声称发生了许多事件,显然她被她的联系人欺骗了,她们要么逃走了她的钱,要么是从她那里“借来”的豪车</p><p> </p><p>她说代理人会要求用车而不是现金作为他们的“现金预付款”</p><p>拿破仑拒绝成为滥用参议员和国会议员优先发展援助基金(PDAF)的猪肉桶骗局的大脑,向立法者和代理商提供巨额现金预付款</p><p>这些都是来自立法者猪肉桶资助的大多数虚假项目的“回扣”或佣金的一部分</p><p>在她的宣誓书中,拿破仑叙述了她被骗的18个案件,包括她与Ruby Tuason的交易,她向其捐赠了数百万美元以换取涉及马拉帕亚基金的项目</p><p> Tuason现在是猪肉桶和Malamapaya基金骗局的政府见证人</p><p>她向政府返还了40万比索,代表了她从非法交易中获得的回扣金额</p><p>拿破仑声称,巴丹众议员安东尼奥罗曼通过他的经纪人艾伦鲁斯特和“市长Payumo”获得了超过P2百万的现金预付款</p><p>但她说,承诺给她的项目是给了另一个承包商</p><p>此外,奎松市议员纳内特达扎要求提供P3百万的现金预付款,用于最终授予另一个承包商的项目</p><p>在那个时候,拿破仑说Daza甚至要求为一个事件提供lechon baka(烤牛肉)</p><p>据Napoles说,已故的Rep.Ignacio“Iggy”Arroyo也通过Tuason获得了现金垫款,但是应该是她的P10万美元的项目被阿罗约的参谋长“卖”给另一个承包商</p><p> Catherine Mae“Maya”Santos,农业部前官员,据报道他也是参议员Ferdinand Marcos Jr.和Loren Legarda项目的代理人,使用“假”特别分配释放令,获得了P5百万现金预付款(萨罗)</p><p> Napoles讲述了桑托斯为她提供了一个P100万供应项目,但是当她去跟进文件时,她被告知Sro是假的</p><p> P5百万从未归还</p><p>同样,众议员玛丽亚·瓦伦蒂安广场(Maria Valentian Plaza)通过她的经纪人克里斯林多(Chris Lindo),据称占据了P15百万的PDAF项目的30%</p><p>然后,众议员Cora Gonzales的众议员Jose Solis在2004年要求提供P175万的现金预付款</p><p>当项目没有推进时,拿破仑说她希望这笔钱可以归还给她,但事实并非如此</p><p>同时,“国会议员罗梅罗”的代表约翰尼罗哈斯借用了一辆本田CRV(WES 643)</p><p>车辆从未返回,Napoles想知道Roxas如何设法将汽车的所有权转让给自己</p><p>众议员Jurdin Jesus Romualdo,通过Maite Defensor,她自己是奎松市的一名当地政治家,据称获得了P1百万现金预付款,但尽管取消了该项目,但这笔钱并未归来</p><p> Rep.Rein Echiverri除了一些价值P800的无线电发射器外,还获得了P1百万的现金预付款</p><p>拿破仑说Echiverri给她回了P500,000</p><p> Tet De Joya还提前为一个项目要求两辆汽车 - 一辆丰田凯美瑞和一辆本田CRV</p><p> Napoles声称这个项目不是给她的,而是给了Patricia Agana Tan和Baby Villanueva</p><p>像Echiverri一样,前众议员Eduardo Zialcita只返回他P5百万现金预付款的一部分,而参议员Alan Peter Cayetano的叔叔,仅被Napoles称为“Tito Boy”,其回报的资金远低于她给予他的资金</p><p>从女商人处获得预付款项目的其他官员是埃德加·埃斯皮诺萨(Edgar Espinosa),他从之前的项目获得了40%的回扣; Julieta Cortuna,P2百万;前议长Prospero Nograles,P500,000;和罗杰梅尔卡多,